非典那年死了多少人(SARS病毒为什么叫非典)

这是为了纪念一名伟大的意大利医生——乌尔巴尼(Carlo Urbani)。

非典期间,医护人员损失惨重,但是这群伟大的医护人员并没有因为病魔的可怕而逃避责任,而是选择与病毒战斗到底。这其中有中国人,也有外国人。

在2003年的非典期间,确诊病人中20%是医护人员,大约1000人感染,死亡人数约为117人;2020年新冠肺炎,截至2020.2.11,共有1716名医护人员感染,6人死亡。

1998年,乌尔巴尼开始为世界卫生组织工作,是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传染病专家,致力于根除儿童的寄生虫病,是这方面的专家。

2000年5月,乌尔巴尼到河内工作,专门在越南首都研究学龄前儿童寄生虫病。

2003年2月26日,河内输入一例不明性感冒患者,是从香港这边来的。因为高烧不止,且干咳,肺部具有大面积阴影。一开始医院这边以为是禽流感,哪知用了许多抗感染药物后还是不见好转(这是河内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了)。

并且这名患者来了后,陆续有其他病人相应出现这种症状,甚至为其治病的医生也感染了。所以医院这边急了,赶紧联系世卫组织驻河内办事处,当时40多岁的乌尔巴尼医生两天后就赶到了医院。

乌尔巴尼看到这种症状,就隐约感觉到是HK过来的这名患者传染了其他人,且这病毒和他以往看过的其他病毒不一样,所以乌尔巴尼就叫医院采集血清样本和咽拭子。并把这种病毒称为“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”,简称“SARS”。

乌尔巴尼对这种病毒十分小心,并要求医院赶紧封锁医院,以防传播链更加广泛;并采取严格的传染病控制措施,对所有患有这种神秘疾病的患者进行集中、隔离治疗。乌尔巴尼还建议越南卫生部立即召开会议,向公众通报有关信息;建议世卫组织马上发出相关通报,叫大家提高警惕。

但,乌尔巴尼只是一名寄生虫病防治专家呀,不是传染病防治专家,他看到这种可怕的病毒完全可以离开的。但是作为一名神圣的医护工作者,他哪里会当“逃兵”?

当认识这种病毒第一天起,乌尔巴尼就一直陪伴在病人身边,随时关注着病情。

乌尔巴尼的妻子也再三劝其回国,说“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自己的三个孩子着想”。当时乌尔巴尼也坚决地回绝了,“难道我来这里不是来治病,而是来参加party的”?

当大家都因为SARS而害怕在医院工作的时候,乌尔巴尼每天都到医院去收集样本,与医护人员交谈,指导医生们加强对这种传染病的控制。

连续工作了3个星期后,乌尔巴尼要到泰国参加一个会议。3月11日,乌尔巴尼到达泰国,一下飞机就病倒了,症状与SARS一模一样,被送往医院接受隔离治疗。乌尔巴尼立即给在河内的妻子打电话:“马上带着孩子们回意大利。我的生命可能马上就要终止了。”

18天后,即3月29日,乌尔巴尼医生在曼谷逝世,年仅47岁。

因为乌尔巴尼做出的突出贡献,世卫组织为了纪念他,把这种病毒命名为“SARS”.

乌尔巴尼完全可以回国,和家人团聚的,但是因为自己的责任心以及担当精神,他没有离开最危险的地方,只为早日研究出应对非典的方法,尽快消灭病毒。

正是由于有乌尔巴尼这种舍己为人,深入疫情一线的医护工作人员,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,冒着生命危险的医护工作人员,我们才得以更快地战胜非典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2641971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